我與上海印刷業共成長-印刷雜志

2019-11-29 15:58:56 18

英國傳教士麥都思等一干人1843年在上海開辦墨海書館,把印刷業帶到上海已有176年了,其間跨越3個世紀。時光荏苒,滄海桑田,上海印刷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取得了巨大的發展。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之時,回眸上海印刷業走過的坎坷路程,真是感慨萬千……

我在上世紀70年代初入印刷廠當學徒,80年代起多年在上海出版印刷公司工作,有幸見證了上海書刊印刷業的沉浮、變遷和發展,與上海印刷共同成長!

下面從我所經歷的角度,側重對上海書刊印刷業在解放后至上世紀80年代這一時間段內的發展變遷進程作一個回放,以此慶祝新中國70華誕。


上海印刷

1982年由鄭勇、顧志芳、沈鶴松撰寫的《上海經濟手冊》中《書刊印刷業》一文顯示:解放初期,上海全市書刊印刷業共有445家,就業人員13300人。1949年,上海市軍管會新聞出版處接管世界書局、正中書局等10家官僚資本印刷廠,改組成立上海新華印刷一廠、二廠、三廠;1951年1月成立新華印刷廠華東區管理處,同年12月改組為華東軍政委員會新聞出版局印刷管理處,成為管理上海公營、私營書刊印刷業的行政機關,1952年向為出版服務為主的127家印刷廠核發營業許可證;1954年,中華書局上海印刷廠和商務印書館上海印刷廠實行公私合營;1955年1月,上海市第一家專業工業公司上海市印刷工業公司成立,屬上海市地方工業局(后改為輕工業局),管理領導國營廠、老合營廠;1956年1月,上海書刊印刷業實行全行業公私合營,按照經營范圍劃分為鉛印印刷、膠印印刷、書刊裝訂、鑄字制模、銅鋅版和印刷機修造等6個行業;1957年7月,上海市印刷工業公司劃歸上海市出版局領導;1959年,上海印制的《上海博物館館藏畫集》獲萊比錫國際圖書博覽會金質獎;1961年,上海市印刷工業公司改組為上海出版印刷公司,成為從出版、設計、校對、排版、印刷到最后裝訂成書,具有出版業務和印刷生產職能的專業公司。

上世紀70年代,三一印刷廠、徐勝記印刷廠合并,取名上海美術印刷廠,遷至番禺路;市印三廠從香港路遷建至控江路;市印十二廠為擴印大字本業務從威海衛路遷建至番禺路,這是上海書刊印刷業在新中國成立后規模比較大的擴遷建工程。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出版事業得到迅速發展,到1981年底,書刊印刷行業鉛印書刊產量達163萬令,約占全國總產量的八分之一;膠印產量為376萬色令,約占全國總產量的四分之一,實現利潤3278萬元。

這一階段上海書刊印刷業呈現井噴式的發展,進入了一個高潮,這個勢頭延續到1985年。

我在1986年為上海編纂的第一本經濟年鑒《上海經濟年鑒》(1983-1985)撰寫的《書刊印刷行業技術裝備面貌新》一文中對這一時期上海書刊印刷業的狀況是這樣描述的:上海出版印刷公司管理的企業有22家,其中全民所有制企業20家,集體所有制企業2家。在20家全民所有制企業中,以文字書刊印刷為主的7家;以彩色圖片、畫冊印刷為主的8家,還有日歷印刷、裝訂、銅鋅版、印刷版材、印刷機械修造等專業企業各1家。到1985年底,共有職工12745人。1985年工業總產值達到22825萬元;書刊印刷產量達到203萬令;膠印彩色印刷產量達到391萬色令;利潤達到4560萬元。

進入上世紀80年代后的幾年時間里,上海書刊印刷業還積極進行技術改造,主要有以電子分色機代替照相制版等機械;以照相排版代替鉛字排版;以高速機代替低速機;以多色機代替單色機;以聯動線代替單機等關鍵性項目。行業內引進一批電子分色機、電腦全自動照相排字機、全張和對開四色膠印機、精裝聯動線、膠訂聯動線、全張BB型膠印機等比較先進的設備。同時,增添了手選照排機、卷筒紙膠印機、雙色對開膠印機、對開BB型膠印機和折頁機、騎馬訂聯動機等一批國產設備,原先陳舊落后的技術設備面貌有了較顯著的改變。

上海書刊印刷業的產品質量在那幾年里也獲得了較好的成績。印制的《宋人畫冊》《頤和園》《泰晤士世界歷史地圖集》《魯迅全集》《辭海》《唐詩鑒賞詞典》等印刷品的質量都達到了較高水平。在1984年國家出版局組織的全國書刊印刷質量評比中,上海獲評優質產品的書刊總數占全國的三分之一,獲總分第一。

雖然那幾年上海的書刊印刷業有了很大的發展,但總體來說還是和日益增長的社會需要不相適應。主要問題是印刷周期長,生產效率低,設備技術落后,經濟效益在1985年后進入徘徊下行通道。

1986年6月,上海出版印刷公司在《關于上海出版印刷系統的情況匯報》中分析,行業發展緩慢乃至下滑的主觀原因如下。

書刊印刷廠沒有活力。書刊印刷工業和一般工業不同,它既是工業,又是文化事業,在兩個文明建設中有著特殊的地位,要以社會效益為主,以出版任務為重,財政上沒有特殊的優惠政策。又因為它是一個微利、薄利的工業,創利水平低,書刊印刷工業自我改造的能力亦處于低水平,要靠印刷廠自己積累資金來發展壯大自己,實在力不從心。

長期以來,上海書刊印刷業把為出版事業服務作為主要業務方向,對資金缺乏和技術落后的嚴重性認識不足,主要著眼于在舊的廠房設備上挖潛增產,在1982年公司集中使用生產發展基金之前,整個行業的技術改造基本處于停滯狀態,沒有建過一個新廠,生產的增長主要靠拼設備拼時間來完成。以廠房條件看,陳舊擁擠的情況更是十分突出。此外,還有分配不合理的問題,嚴重影響企業和職工的積極性。

報告最后建議:“七五”期間對書刊印刷業實行免稅,以增強企業的自我改造、自我發展能力,放寬政策,進一步調動書刊印刷企業職工的積極性。

顯然,在當時特定的歷史條件下,上海書刊印刷行業的管理者已經意識到行業的發展遇到瓶頸,這是繞不過的一道坎。

1987年,行業的經濟體制改革邁出實質性的步伐。年初,上海市新聞出版局作出撤銷上海出版印刷公司行政性公司職能的決定,公司變身為經營性企業公司,其行政管理職能上交上海市出版局。1987年2月,上海出版印刷公司在外灘外白渡橋旁的海鷗飯店召開行業各企業負責人會議,這是上海出版印刷公司撤銷行政性公司職能前的最后一次行業會議。會上,局領導宣布了相關決定,會后全體與會人員在飯店門前的臺階上合影,歷史在這一刻定格。

1987年,局屬全民所有制企業實行各種形式的承包責任制,其中,6家企業實行計劃目標和工資浮動承包,16家企業實行按增產節約、增收節支目標同工資單項掛鉤的承包,較好地調動了企業職工的積極性,年內還有16家企業實行廠長負責制。

1990年8月,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批準決定重新組建成立上海出版印刷公司,將6家黨委廠以外的11家企業委托新組建的上海出版印刷公司行使行政管理職能。

以上點滴記錄的這段歷史只是上海書刊印刷業發展進程中的一部分。歷史發展雖有曲折,船行波濤雖有沉浮,但只要遵循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方向不變,信念如一,前程一定是光明燦爛的。上海印刷業發展至今的成績和事實已證明這一真理!我作為一個一輩子在這個行業奮斗的印刷人,在為新中國70華誕歡呼的同時,也為自己能成為這個行業這段歷史的見證人而感到無比自豪!因為,我與上海印刷共同成長!(原文刊載于《印刷雜志》2019年7月刊。)


聯系熱線

客戶熱線
158-7315-2581

咨詢QQ:708899387@qq.com

日本欧美色情影